她阴差阳错进错酒店房间,不料第二天醒来身边躺着一个男子!

2016-04-20 20:09

导语:自己犯的错,要自己承受!

一夜沉沦,等到夏暖心从昏睡中醒来,已经是清晨时分。

伸着胳膊从被子中钻出,夏暖心只觉得全身又酸又疼,她这是怎么了?

不对劲!

感觉到了异样,正在伸懒腰的双手停在了半空中。

身旁传来均匀的呼吸声,机械般缓慢的转身身子,看到睡在锦被另一边的男人时,清丽的美眸赫然睁大。

她的床上怎么多了一个男人?!

低头看着那些印在肌肤上的青紫痕迹,夏暖心赶紧捂住嘴巴,不让自己喊出来。

昨晚,昨晚发生什么事了?

她只记得昨晚在夜店和唐糖打赌,赌输后喝了那里最出名的迷情鸡尾酒。

然后发生了什么,她,她不记得了。

只是这个男人为什么会跑到她的床上?!

环视了一下房间,天啊,这,这不是她住的那间。

“我的天,到底是怎么回事啊!?”

忍住不适,夏暖心快速穿好衣服,打开房门,520!怎么不是她住的502!

“难道,是我跑错了房间?”

跑错房,睡错床,还被人上?!

真的是要死了。

“唐糖,昨晚我喝了迷情之后发生了什么事?”掏出手机,望了一眼床上还在熟睡的男人,夏暖心拨通了闺蜜的电话。

“你喝了迷情之后我想送你回酒店来着,你拒绝了,然后你就自己回去了啊。”电话那头,唐糖正在被窝里睡的迷迷糊糊:“迷情在CO以催情出名,整个夜店每晚只会调制两杯,听说喝下的人会欲、火、焚、身,昨晚你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

“迷情不是普通的鸡尾酒?”

“当然不是,你不知道呀,天啊,你该不会”唐糖还想说什么,夏暖心已经愤怒的挂了电话,还未将手机收起,手机又响起,来电显示是下属李可。

“Madam,你在哪呀?都已经十点了,李sir一直在办公室等你,他都问了我好几次你为什么到现在都还没来警局。”

李sir?

一拍脑袋,夏暖心猛的想起今天要向上级汇报A计划的进展。

她都忘了。

回房拿走包包,看了一眼还在熟睡中的男人,逃跑般关门离开。

十分钟后。

凌乱的床榻上,男人睁开了冷厉黑眸,身旁的女人已经消失,只在被单上留下一抹艳丽的血红,以及一条银制的手链。

该死,昨晚不过在CO喝了一杯迷情,居然稀里糊涂的被女人上了,更该死的是那个家伙居然跑了!

拿出电话,拨通:“查清楚昨晚进我房间的女人是谁?”

……

帝都。

警局。

“你说什么?U盘被你弄丢了?”赫然从座椅上站起,盯着面前站的笔直的夏暖心,总督察李sir差点被喝下的碧螺春呛到。

“夏督察你没开玩笑吧,U盘里装着这次A行动的所有路线和资料,那些都是最高的保密级别,你居然弄丢了?”

“对不起。”翻遍全身上下,夏暖心就是没有找到那条手链U盘。

她明明一直戴在手上的,昨晚在夜店的时候还在,怎么会不见了。

如果手链真的弄丢了,资料被泄露,那么这段时间她和组员日以继夜追查X基地的辛苦就都白费了。

会丢在哪呢?

灵光一闪,夜店?!

难道,丢在520了?

“抱歉sir,最近警署的气氛太压抑了,我只是开个玩笑缓解下气氛而已,U盘没丢,我落在家里了?”想着这个U盘八成是丢在520了,夏暖心准备回头去找。

“开玩笑?夏督察,这种玩笑很好笑吗?你应该知道如果U盘遗失会是什么样的后果,还不赶紧回家去拿!”

“是,长官!”

迈着正步走出总督察办公室,夏暖心不敢耽误,一路飞车。

帝都酒店,520。

皱眉捡起手床上的手链,看清手链中间的凸起部位时,陆寒一嘴角微弯,U盘?!

沙发上的电话闪了闪。

“查清楚了?把那个家伙的照片发给我。”临窗而立,艳阳金色的光辉洒在陆寒一的俊颜上,如雕像般精致完美的高贵线条,俊美且魔魅,浑身更是散发出凉薄的气息。

几秒钟后,照片传来,点开。

看见夏暖心照片的那一瞬,陆寒一缓缓拿出随意插在裤袋内的左手,握紧。

“染染?”浩瀚的眸子浮冰层层,却有了一抹异于平常的柔情,但还未等那抹柔情印上眼眸,便转瞬即逝,取而代之的是更加冰冷的冷冽寒光。

再次拨通电话:“我要这个女人的全部资料。”

惊愕之后,陆寒一快速恢复了情绪,再次拿出照片。

这个女人,不是轻云染,可是却有着和她近乎相似的容颜。

当年他错手杀了最心爱的女人,如今,遇见了另一张一模一样的脸,凭着这张脸,他要定了夏暖心!

叩叩叩

房门被敲响。

“先生,X基地出了点问题。”

“怎么回事?”

“我们保存数据的电脑被黑客袭击了。”

“查清楚谁做的没有?”拿起外套,陆寒一走出520。

“没有。”

“交给小怪,一个小时后我要知道是谁干的。”走进专属电梯,径直到达一楼.

汽车一路飞飚,夏暖心终于在最短的时间赶到帝都酒店。

快速下车,戴着帽子跑进酒店时不经意和陆寒一撞了一下。

“对不”道歉的话还未说出口,夏暖心眼尖的瞧见了陆寒一手腕上戴着的手链。

520?

她的U盘!

看见陆寒一坐进轿车,回过神的夏暖心赶紧跑回汽车,启动,尾随。

CO夜店。

一路跟踪,见陆寒一下车径直走进CO,夏暖心只想说一句,靠!要不要倒霉!

该死的CO,该死的迷情!

真是冤家路窄。

“算了,只要能拿回U盘,就算让我喝十杯迷情我也愿意。”想着,夏暖心小心翼翼的跟在陆寒一后面,准备进去。

“对不起小姐,今晚这里举行私人派对,暂时不接待客人。”门口侍从一句话,将夏暖心挡了下来。

半路被拦下,夏暖心只能眼巴巴的看着陆寒一消失在CO。

“姑娘们快点跟上,今天在这举行的可是上流社会的派对,你们一定要好好表现。”正在夏暖心苦想着如何混进CO时,一群舞娘从她身边走过。

舞娘!

“有办法了。”

跟上走在最后头的舞娘,夏暖心快速靠上去,出掌将她打晕,拖走。

舞娘的领队拿出邀请函给了门口的侍从后,被顺利放行。

“咪咪呢?”数了数人数,发现少了一人。

“咪咪?”

“啊?我,我在这。”钻出草丛,换好舞娘衣服的夏暖心将面纱蒙好,跳了出来。

“你跑草丛干什么去啊?”

“面纱被吹走了,我捡面纱的。”怕露出破绽,夏暖心低首走到领队面前。

“好了好了,别耽误了,快点进去吧,你今晚可是还有重要任务呢,别磨蹭了。”

跟着领队,夏暖心顺利进入CO。

CO虽然是帝都最顶级的夜店,但是里面的装潢的并不是非常的奢华,而是走高贵精致风格,CO用的所有的水晶灯和酒杯都是在意大利专门定制后,空运到帝都。

客人们喝的红酒更是出自全球最出名的奥里亚酒庄。

在这里消费一晚,即便只是喝点最便宜的酒,也要数万元。

陆寒一走进CO之前,参见派对的客人只是喝酒闲聊着,他一出现,帝都上流社交圈里几位很出名的名媛立刻围了上去,和他打招呼。

在帝都,无人不识陆家,不识这个赫赫有名的千亿集团,帝安国际掌舵人。

撇去陆寒一的千亿身价不说,单是他那张倾倒众生,精致的无与伦比的脸蛋,就足够让那些名门淑媛痴迷。

优雅的在CO最中央的位置坐下,陆寒一欣赏着舞台上正在跳舞的几名舞娘。

他刚坐下,一个模特端着香槟围了过来:“陆先生,你好,我是帝安国际旗下的模特,林音。”

坐在陆寒一身旁,虽然是在国际T台上备受宠爱的顶级超模,但面对老板,林音极为热情。

橘色的灯光下,陆寒一漂亮的面孔染上了一层薄光,完美得面孔让人想尖叫,只是他神情太冷,浑然天成的强权者气度造就了上位者的冷漠,让人,不太敢靠近,当然,不包括想要攀上豪门的女人。

凝着陆寒一,虽然在国外见多了大帅哥,可是面对眼前这个美到人神共愤的男人,林音很是紧张。

冷艳的看了一眼自动靠上来的女人,陆寒一视若无睹,只是凝着舞台上一个跳的同手同脚的舞娘。

紧抿的薄唇随着舞娘忙乱的动作,弯起了一道若有若无的弧度。

舞台上,夏暖心跳的手忙脚乱。

让她上阵杀敌她可以,让她跳舞,真是要命啊。

慌乱间,夏暖心看见了大厅正中央的陆寒一,520!

不看不要紧,这一看,更是跟不上其他人的动作。

大概是实在受不了夏暖心惨不忍睹的舞姿,领队直接将她拉下。

“把那个舞娘带过来。”无视林音,喝了一杯白兰地,吩咐下属后,陆寒一起身走向了CO的私人电梯。

“是。”将陆寒一送进电梯,三子走向另一边。

“你,跟我来。”走到正在挨领队教训的夏暖心面前,三子开口。

认出三子是陆寒一的人,领队忙将夏暖心推到他面前:“陆先生要人?好好好,咪咪你去吧,快去。”

咪咪本就是老板准备好送给陆寒一的礼物,如今直接被看中倒还真是省了不少麻烦。

虽然被咪咪这个名字雷到,但是可以顺利接近陆寒一,夏暖心心花怒放,屁颠颠的跟在三子身后。

“进去吧,先生在等你。”指着陆寒一的私人电梯,三子按下了开关键。

踏进电梯,夏暖心一眼看见了那抹轩昂的身子。

陆寒一昂藏的身子从黑暗中走出,款款而至,银色的西装掩盖不住他卓尔不群的英姿,削薄轻抿着的唇,高贵、优雅却又散发着冷峻薄凉的气质。

打量着夏暖心,伸手,扯下了她的面纱。

“果然是你。”即便夏暖心之前蒙着面纱跳舞,陆寒一仍是犀利的认出了她。

这张脸,和染染真的几乎是一模一样。

只是夏暖心的鼻尖多了一颗俏皮的小黑痣。

“你认识我?”试探的问着,夏暖心不相信陆寒一会认出自己,毕竟,昨晚他们是在房间完全黑暗的情况下嘿咻的。

更何况,今天早上她离开的时候,他还没醒呢。

“怎么,上了我的床,睡了我的人,你想赖账?”优雅踱步到夏暖心面前,低头俯视着她,倨傲无比。

“你,你说什么,我听得不太明白。”装死,装死就好。

“不明白?才刚发生过的事情你就忘记了,那,我该做些什么事情才能让你记起来呢?上了我的床,你如果还不认账的,那么,后果自负。”

冷艳笑开,伸手撑在夏暖心身侧,将她圈在胸前,近距离接近后,终于让陆寒一发现了她鼻尖那颗轻云染没有的小黑痣。

她,不是染染。

但他依然要定了她!

难道,真的被认出来了?

“你,你真的认错人了,昨晚我上的是我自己的床。”瞥着陆寒一的手腕,夏暖心愁着怎么把手链弄到手。

“是吗?如果你真的忘记了,我不介意让你重温一下昨晚发生的事情。”手,从夏暖心的腰部滑下。

夏暖心穿的舞娘服装极为清凉,胸口开得很低,陆寒一只需微微低头,就能清楚看见那宽大领口下的风景。

当肌肤被陆寒一冰冷的指尖触到时,夏暖心颤了一下,第一反应就是出手将他击倒,又怕暴露身份只能作罢,唯有忍着。

陆寒一的手虽然很冷,可是被他碰到的地方让夏暖心觉得滚烫。

“嗯,你,放,放手。”嘤咛着,夏暖心想要打下陆寒一的手,却被他抓住。

“想起来没有?”

手,还有些动作:“36A?”

“明明是36B!”朝前一挺,夏暖心大声辩解。

轻笑声,顿时在耳畔响起。

瞥见陆寒一嘴角的笑纹,夏暖心的脸上立刻炸开一朵红云,顿时泪流满面。

她居然在这个时候和一个陌生男人讨论自己的胸大胸小问题!

天啊,她是有多饥渴!

“先生,你真的,真的认错人了。”手指悄然滑上陆楠一的手腕,想要伺机顺走手链。

“还不肯承认?”将夏暖心朝着自己胸前一扯,突然,咔嚓一声,似乎有什么东西崩开了。

夏暖心感觉到前胸一凉,然后眼睁睁的看着崩开线的抹胸短裙从身上滑落,虽然伸手想要将裙子拉回,却无能为力。

一时间,空气凝住。

“啊!转过去!”

弯下身子,夏暖心想要将裙子捡起来,也不知道陆寒一是不是故意的,竟然一勾脚尖,将她的裙子踢到了踢到了身后。

“你做什么?!”夏暖心尖叫着,小脸酡红。

凉意袭来,真冷,一摸胳膊,冷的全是鸡皮疙瘩。

“怎么这么不小心?穿件裙子都能从身上掉下来,小姐,我有理由怀疑你是在故意引诱我。”墨色的眸子晶晶发亮,明明是罪魁祸首,却装得一脸无辜。

“你妹的!你以为你美的倾国倾城,山崩地裂吗?我没饥渴到只要面前站个男人就想扑!把裙子给我!还有,转过去,不许回头!”低吼着爆粗口,转过陆寒一的身子,强迫他背对着自己。

看了一眼难得的美景,陆寒一啧啧了两声,平静的转过身,平静的将电梯锁住,仿佛真的很平静,实际上内心却很躁动。

【小说节选,未完,请勿当真】

*更多精彩可关注每日情感故事~微!~欣~浩:mrqggs2016,本文代号:19570。

分享到:
文章评论 · 所有评论
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
点击加载更多
© 2016 皇冠现金官网,皇冠比分网,皇冠体育网 http://www.beadsandbeyond.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京ICP证140141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0116号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:xxx@xxx.com